香道入門
首頁 普洱文化 普洱茶要慢慢喝,人生要一點點的過。( 阮殿蓉小姐 )
普洱茶要慢慢喝,人生要一點點的過。( 阮殿蓉小姐 )

“普洱茶要慢慢喝,人生要一點點的過。”

 

“在茶人的眼中,普洱茶是採集天地之正氣,積歲月之磨練,得自然之造化始成的茶中聖品。它得益於時光的流逝,受惠於歲月的洗禮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優質的普洱茶,可稱為‘緩慢的藝術’,而非速成時代的產品。《我的人文普洱》阮殿蓉著

    質的普洱茶是緩慢的藝術。普洱茶的工序:殺青、揉撚、曬乾、分揀、拼配、蒸壓。普洱茶在純自然狀態下的後發酵相當緩慢,十幾年,甚至幾十年,新製的普洱茶才能完成其脫胎換骨的改造,從而消除其雜味、澀味,而存留下陳香、桂香、樟香以及蘭香,直到“無味之味”和“越陳越香”的境界。因此,每一餅彌漫著歲月芳香的優質普洱茶,都可稱為時間之手創造的藝術。用餘秋雨的話—普洱茶之為普洱茶,在於其經歷過的時光,經歷過的人,經歷過的和平與流離,以及最後在品茶時有意無意遇到的人,就像我們今天偶然巧遇。
   
   
普洱茶用它的濃釅和醇厚稱量著時間的重量。時間成就了普洱茶,普洱茶又讓人生成為一種藝術,讓我們在時間中品味人生。由茶文化所帶來的人生感悟。“普洱茶要慢饅地喝,人生要一點點地過”,在詩意的文字裏品嘗似佳人的茶香,把玩這種有生命的古董,讓我們才讓人懂得一塊普洱茶潛藏著的美好記憶,領悟了普洱的真諦,真切的體會到了其“真”的滋味。

“慢”與“快”的藝術

    事實上,我們在現實生活中追求“快”,是為了生活中更好地“慢”,我們的忙碌,同樣也是為了更好地生活。然而很多人卻常常迷失生活的目的,一味的快,一味的忙碌,仿佛不這樣,就不足以珍惜生命、珍惜時間,於是他們壓縮了睡眠,擠掉了休閒,犧牲了美食,讓自己成了一架上緊發條之後難以停留下來的機器。(《我的人文普洱》阮殿蓉著)

 我們現實生活中總是追求“快”,“快”的目的實際上是為了得到慢。也就是說,我們的忙碌是為了更好地休閒。去贏得一種從容生活的手段。明白了這個道理,我們就應該學會忙裏偷閒,比如把心中的事放下來,約三五好友,找一處安靜的所在,將一塊老茶放進茶壺,任普洱茶獨特的醇香一點一點彌漫於整個房間,那麼即使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忙得昏天黑地,我們也可以在普洱茶的浸泡下,讓緊張的靈魂鬆弛下來,從而尋找回許多久違的幸福。普洱茶的“緩慢”之妙,就在於我們可以在“緩慢”之中體驗人生之真,人生之樂。 

       當紅的普洱茶和網路,網路是快速的,網路的快速反映決定了新媒體的影響力。但喝茶不一樣,茶經歷三千多年還是需要"品"的。猶如人生,一定階段的體驗感悟更顯閱歷的深沉厚重。二者雖然一快一慢,但卻又都是生活不可或缺之物,互相對照、彼此融和之間,才更顯整體的和諧美麗。

    確實, 古人說:“一啄一飲,莫非前定”,其實喝茶跟遇到情人是一樣的,是要講緣分的,喝普洱茶更是要講究緣分。大陸作者魯迅先生也曾有這麼一段妙論:“有好茶喝,會喝好茶,是一種清福”。其實不是每個人都有緣分喝普洱茶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喝普洱茶。隨著現代化生活節奏的不斷加快,每天面對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冗繁複雜的學習工作,複雜多變的人際關係,這時候,如果你能靜下心來,跟親愛的人沏上一壺陳年普洱茶來喝,分享好茶那麼,你跟她都是幸福的。

 

 

臺北市士林區士東路91巷47號1樓 Tel:(02)2876 8941 - Fax:(02)2871 2086 
© 水澐靝 普洱茶學苑 - 楊洲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